在婚禮上,我曾對父母說過:「你們給我一生最大的禮物就是接納。」因為你們能接納我的殘缺(視障),我才能學懂接納自己。

小時候,幼稚園老師說:「宇恒好像看不到白板。」最後發現我先天只有三成視力。由於醫生的一句:「宇恒除了不能駕駛飛機之外,如平常人一樣。」因此在成長中,父母一直看我作常人,讓我踏單車,玩BB 彈槍,獨自參加童軍活動,又或到文理泳會學游泳,意外炒車撞板當然平常。 說起來我媽都說:「那時不知何來的勇氣。」後來我僅餘一成視力,但我哥一句:「佢唔會死嘅。」於是中五時我獨自去了美國交流一年,改變一生。就是這份接納和勇氣,讓我能夠勇敢邁步前行協助他人。

一度迷失 忘記真我

在 CareER 數年來的經歷中,自己在社會跌跌碰碰,跟很多同路人交流,發覺一份接納確不容易。創辦CareER 之初,甚麼「80後高材生創機構助同路人」之類的報道比比皆是。其實要勵志而不失志是一份挑戰。起初,媒體過分的吹捧,不知不覺地令我變成他們所描述的樣子,忘記了真我,這成了我第一年做CareER 的挑戰。 後來多得前輩當頭棒喝,才找回真我,認清自己只是平凡的一個幸運兒。

謙卑不自卑 自信不自誇

第二年,開始有同事幫忙,內心的自卑就一一浮現,怕人挑戰,為了保護自己心深處微小的自信而裝作強者。一位坐在輪椅上的企業家曾說:「Run一條team最緊要謙卑,讓人做你不懂的,如果唔係駛咩請人返嚟。」原來做到自信而不自誇,謙卑而不自卑,的確不易。感激同事的容忍,義工的提醒。

在CareER 的工作中,我發現「接納」一詞常成為殘疾青年成長的掙扎——如何看待自己的特點,如何闡述自己的殘障,如何接納自己的有限。經歷讓我學懂知命,認命,才能找到召命,去改變生命。

現在CareER希望成為一個讓人接納自我的地方。回顧過去數年,令我們前行的最大動力,就是見到一個又一個會員無懼面對自己,自然地說出自己的不足和強項, 經過職場面試,在各行各業努力。 但願我們在不同人生階段互相提醒,一起前行。

崔宇恆  CareER創辦人

http://www.sie.gov.hk/go/walter-tsui/

Font Resize
Contrast
Media Coverage 接納 by 崔宇恆, CareER創辦人 創新香港人: 社創基金 — am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