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 I Can 2018/19

Oh I Can 2018/19

Oh I Can is a project to created a new concept to inclusion by interviewing different SENs people with different backgrounds including their friends or family.

特別篇:【原來!我可以… 】的幕後團隊

2018年的夏天,CareER 開展了一個不一樣的共融推廣計劃 - 《原來!我可以…》。我們找了來自不同背景的殘疾人士,並邀請他們的身邊人以第一身的角度分享他們的共融故事。 一年轉眼便過去了,CareER 和製作團隊之間,從最初擬定方案、鎖定受訪人士,到訪問、撰稿、剪接,再到追稿、趕稿、追稿、趕稿… 彼此已建立了深厚而「微妙」的合作關係。作為這個季度的最後一集,我們決定以「自己訪問自己」的方式, 為整個計劃作一個總結。  ...

Read More

【原來! 我可以…】對你有要求、不遷就

生性樂觀、熱愛潛水的輝教練 (王卓輝) 是一位專業的潛水教練,曾挑戰過世界各地不同的水域,亦曾獨自面對過登革熱的死亡威脅… 跟他學潛水的學生來自不同國家和背景,而這次我們便會集中看看,他如何跟肢體有缺陷的學員 - Jane一同進行這項高體力消耗的運動。 Jane 在一歲多的時候因為家居意外8成皮膚被燙傷,手骨都變型了,曾經歷過多場手術,康復後也留下不少疤痕。Jane對當時的發生的事已經沒有太大的記憶,但是傷口至今還是會痛癢難耐。「其實你對自己要求不用如此高的。」曾經有一位游泳教練的話一直令Jane...

Read More

【原來! 我可以…】跟GPA爆4的人做朋友

無論是小學也好、中學也好,一堆朋友中,總有幾個成績是特別好,同時又會有一兩個相對沒那麼好的,因為那時候的友誼最簡單,沒有顧慮其他東西。入了大學之後,人人都各自參加各式各樣的學會或上莊,課程內除了功課、考試和GPA,同學之間好像沒有其他共通點了。結果無奈地就是成績好的一群,成績沒那好的要「自生自滅」… 潘景星(Sing)覺得自己就是後者,不過很幸運地,他第一天開學就遇到了他現在的好朋友,Lance。 (真實對白)「咁咪得囉」、「好簡單啫」、「咁都諗唔到」… 聽障人士張勇(Lance)...

Read More

【原來! 我可以…】聽你的 + 都聽你的

任職客戶服務的姚蔚晴(Gigi)先天受聽障影響,無法正常說話,她… 「什麼?你見過她在打電話,還可以send voice msg!?」 哦,不用大驚小怪,她不是在玩電話、電話的另一邊亦不是什麼專業人士,而是她的任職消防員的丈夫 – 何前陽 (Benson)。 一個是聽障的女文員,一個是健聽的消防員。...

Read More

Font Resize
Contrast
Oh I Can 20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