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小學也好、中學也好,一堆朋友中,總有幾個成績是特別好,同時又會有一兩個相對沒那麼好的,因為那時候的友誼最簡單,沒有顧慮其他東西。入了大學之後,人人都各自參加各式各樣的學會或上莊,課程內除了功課、考試和GPA,同學之間好像沒有其他共通點了。結果無奈地就是成績好的一群,成績沒那好的要「自生自滅」…
潘景星(Sing)覺得自己就是後者,不過很幸運地,他第一天開學就遇到了他現在的好朋友,Lance。

(真實對白)「咁咪得囉」、「好簡單啫」、「咁都諗唔到」…
聽障人士張勇(Lance) 在修讀IT的路上可謂如魚得水、GPA過3爆4,但他跟Sing的友誼卻好像是回到小學中學時期般的直接 。揾intern的路上,Sing會替遭人岐視的Lance抱不平、Lance又會在IT解題上協助Sing。訪問期間,更可以聽到他們的對話不乏彼此「互窒」、「互寸」和拿對方開玩笑。他們衝破的隔膜不僅是GPA的高與低,而且是一般人對聽障人士的誤解。

有時候,當我們發現長大後交不到知心朋友,往往會歸咎於「太忙了/ 成熟了 /童真沒了」之類,但Lance和Sing的故事告訴我們,只要肯拿出真誠去交朋友,時間總會有的、童真會回來的,從對方身上學到的東西,會讓你更成熟的。

Lance是CareER的會員,於2015年被配對到AXA安盛工作,其後更獲派到法國AXA安盛總部工作。

CareER以建立殘疾大專生/畢業生職業方向和在校支援為目標,同時讓企業和僱主了解殘疾人士的才能,鼓勵企業共融。
 追蹤  CareER Facebook 了解更多


《原來!我可以…》是一個專題特輯,合共約20則。活動將邀請來自不同背景的殘疾或有特殊需要朋友和他們身邊的朋友,道出共融平等的新角度。
.
^此活動由勞工及福利局贊助
.
#CareER #Talentnoboundaries #career #ohican #LWB #原來我可以#talent #noborder #hearing #impairment #IT#informationtechnology #universitylife #GPA #friendship #loyalty#teasing #mature #meaningofgrowingup #goodvibes

Font Resize
Contrast
Oh I Can 2018/19 【原來! 我可以…】跟GPA爆4的人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