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死,焉知生?

未知死,焉知生?

從小,我媽媽便不忌諱談及死亡,更常常打趣說 :「我都係活到60歲就瓜喇!」 事實上,我媽媽生於香港早年的徙置區,更是最窮的幾戶之一,我婆婆生於船運世家,因戰亂逃難一無所有。 我大舅父因先天心臟病於22歲時過身,二舅父40多歲因一型糖尿去世;與我最親的姨姨也因病於49歲時離開人世。 一直死亡離我都不遠,我媽媽就是這份知死的心,每天都積極的活出精彩,眼見生命的脆弱,更努力珍惜健康,更連平安紙也在60歲前立好。 她常說 :「唉,我個仔嘅眼疾又唔會死,咁就不是大問題啦!」就是這份豁達,令我亦相信...
Font Resize
Contrast
Month: May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