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死,焉知生?

未知死,焉知生?

從小,我媽媽便不忌諱談及死亡,更常常打趣說 :「我都係活到60歲就瓜喇!」 事實上,我媽媽生於香港早年的徙置區,更是最窮的幾戶之一,我婆婆生於船運世家,因戰亂逃難一無所有。 我大舅父因先天心臟病於22歲時過身,二舅父40多歲因一型糖尿去世;與我最親的姨姨也因病於49歲時離開人世。 一直死亡離我都不遠,我媽媽就是這份知死的心,每天都積極的活出精彩,眼見生命的脆弱,更努力珍惜健康,更連平安紙也在60歲前立好。 她常說 :「唉,我個仔嘅眼疾又唔會死,咁就不是大問題啦!」就是這份豁達,令我亦相信...
從Range看人生-——-導盲犬的Work Life Balance

從Range看人生-——-導盲犬的Work Life Balance

去年,我突然獲邀到一個活動分享如何提升staff engagement。當刻,我只覺得自愧不如。 回想起數年前,機構上的大小事務仍是靠自己一人執行,但隨著發展,工作漸多,便開始聘用員工。我雖外表看似是個「好說話」的人,自己很明白對內是個蠢人,連續嚇走了兩個員工,這令我不禁心想 :「點做分享呀?我都想知點做staff engagement。」 突然我想起身旁的導盲犬Range,其實,牠的大半生給我上了寶貴的一課。 Range兩歲來港接受嚴格的導盲犬訓練,兩歲九個月便成為了我的拍檔。最初,Range猶如一個fresh...
善堂的誤解

善堂的誤解

創辦慈善機構的過程中,很多時都會聽到:「大公司,有資源佢哋一定幫」、「有意義不如去申請Funding」云云。很多人覺得有錢大機構、公家嘢就係做善堂;CareER的工作相反是要雙贏win win,究竟CareER的工作是怎樣?有甚麼獨特之處? 我們堅持CareER只是一道橋樑,爭取工作的是我們的會員。我們是一個義務求職平台,為僱主和僱員提供case by case工作配對。我們每次都必須親身見求職會員, 因應會員的能力和職業方向提供建議。另外,我們會親身拜訪僱主,在ABLE各方面評核和鼓勵僱主聘請殘疾人才。...
未知死,焉知生?

接納

在婚禮上,我曾對父母說過:「你們給我一生最大的禮物就是接納。」因為你們能接納我的殘缺(視障),我才能學懂接納自己。 小時候,幼稚園老師說:「宇恒好像看不到白板。」最後發現我先天只有三成視力。由於醫生的一句:「宇恒除了不能駕駛飛機之外,如平常人一樣。」因此在成長中,父母一直看我作常人,讓我踏單車,玩BB 彈槍,獨自參加童軍活動,又或到文理泳會學游泳,意外炒車撞板當然平常。...
未知死,焉知生?

從創業到守業:初創者的內心掙扎

在初創的路上,如果公司經過兩三年還未結業而漸上軌道,或你已開始全職投入初創機構工作,很有機會已經歷過爆發性或急速增長,譬如捐款資金增加、獲得服務使用者的認同,甚或是得到不同持份者的讚賞。筆者創辦 CareER 的路途上亦有所經歷,可是,在初創者的心理成長過程中,這一切反之都會成為沉重的包袱。...
未知死,焉知生?

無邊際的視線

每年公開試後,記者都愛追訪5**狀元,或者報道殘疾同學的勵志故事。大家都很欣賞,還拿來作楷模。可是學業只是人生的一個階段,那麼高學歷殘疾人士的就業出路又如何呢?筆者患有先天低視力問題,視覺如荒漠化。 由三成視力退化至今不足一成接近失明。以優異成績升上大學後才發現,原來挑戰才剛開始。...
Font Resize
Contrast
Founders' 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