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從來不會用自己專欄文章賣廣告,今次破例,義無反顧,因為被一個人感動。他,是以一人之力營辦志願機構CareER的視障人士Walter Tsui。

–徐緣

認識Walter,源於一次為L’Oréal集團所做的分享講座,完畢後集團HR Head向我介紹兩位員工,一位是行動不便坐輪椅的IT職員,另一位是HR部門的Walter。我在講座期間已經留意到這年青人,因為他帶來了我對外演講以來第一隻狗狗聽眾,那是他的導盲犬。

L’Oréal這個特別招聘計劃,專請高學歷的殘障人士,HR Head向我講解,他們的工作能力毫不遜色,且拚搏非常。公司並非單純將此看成善事,把他們視作需特別照顧人士,而是相信殘障者的潛能,人盡其才。

Walter跟我交換咭片時,向我介紹他的另一身份——志願機構CareER的創辦人,這機構宗旨為協助殘障大學生尋找切合他們高學歷與才能的就業機會,亦為有心聘請殘障人士的公司配對高工作能力的人才。CareER亦會安排各類培訓講座及社交活動,讓殘障大學生會員能提升知識,擴濶社交圈子。

據Walter解釋,每年全港大專有近千名接受高等教育的殘障學生,和幾年前相比,數字顯著上升,因為今天大專學位越來越多,而且藉着電腦科技的進步,方便了各類殘障人士的學習,導致較以往更高的大專入學率。這班接受高等教育的殘障者,在大學生涯與求職過程中,面對着不足為外人道的困難。

Walter向我娓娓而談他的經歷:「大學時期係我人生最難過嘅時間,感到被人排擠,好孤單。但中學讀東莞工商總會劉百樂中學嗰時,我算係風頭躉,好受同學歡迎。所以反差好大。」為何有如此反差呢?

「我間中學唔算名校,整體學生水平唔算太高,我好俾心機讀書,自然成為咗成績最好嗰幾位。我樂於幫助同學嘅學業,有次臨考會計試之前嗰日,我全日唔溫書,幫同學逐個補習,解答問題。」Walter憑勤力學習與助人精神,成為同學們臨急抱住的佛腳。

「我又係中學運動代表。雖然視力好弱,但自小keep住做運動鍛煉身體。強項係踢足球同游水,我足足游咗十五年元旦冬泳。」Walter說出了兩項我以為視障人士難以參與的運動,我好奇追問。「踢波我永遠踢後衛,做唔到前鋒,因為睇唔到個波。但後衛我可以好稱職,因為我睇到個人。做後衛,最緊要mark得實人。游元旦冬泳,會有三個人夾住我嚟游,等我唔好蕩失。我哥哥喺我後面,另有中學兩個游水死黨喺我左右兩邊。一行四人三角隊形咁游。」這份堅毅非同小可。雖然身體有缺陷,但學業運動都能勝於正常學生,難怪成為學校焦點。

正當我想,他會招同學妒忌而受欺凌嗎?Walter告訴我他的另一社交絕技:「我當時專幫中學同學燒音樂碟,什麼容袓兒、Twins新歌舊歌我應有盡有。一諗起唱碟,全校第一時間諗起我。所有靚女同學都會搵我燒碟,同我熟到不得了。男同學見我同所有靚女都係好朋友,無人敢蝦我。」Walter這招厲害,當一眾宅男還戇居居當觀音步兵時,他已掌握得道之法,與觀音眾位列仙班。

「可惜一入大學就慘喇,要重新建立社交圈子,以往方法都行唔通。我讀嘅係中大經濟系,感覺同學關係競爭性比較強。上堂睇唔到個screen抄唔到notes要問人借,同學會覺得我跟唔上進度,會取笑我,當我儍仔。做project分組,佢哋要用『畫鬼腳』嘅方法,決定邊組要我。」從天堂降至地獄,天界仙眾變為鬼腳獄囚,那份感覺應該很不好受。

「我嘅大學生涯好奇特。校園生活痛苦,但暑假卻多姿多采,分別曾受聘到UBS同Goldman Sachs做Intern,人工仲相當高。佢哋公司HR都有計劃聘請殘障人士,我就主動申請,協助佢哋嘅Public Affair同HR工作。喺呢啲機構工作感到被人重用,受到尊重。但當完咗返番學校上堂,又變番一個儍仔。」

大學終於捱過了,Walter又要面對另一高牆:搵工。他相信以自己在全球著名Investment Bank做過Intern的輝煌履歷,搵工會較為容易,但原來同樣困難重重,經過多番輾轉與等待,才找到文職工作。Walter當時思考:「若果好似我咁幸運有咁好Intern經驗嘅殘障人士都搵唔到工,咁其他殘障者可能面對更大困難。」

這段自身經歷,讓他立志成立一個專門幫助殘障大學生的組織,包括協助他們在大學的社交。他堅信殘障大學生群是一個人才寶庫,希望透過組織為殘障者與企業做Talent Matching。這便造就了CareER的誕生。

Walter最近專登找我問意見,因為有感CareER發展面對瓶頸。問題並非出在找機構提供工作職位那一環,Walter說很多時只要有機會接觸到公司高層,他們都會很buy這個概念並樂於聘請。原來不少公司都有此想法,只是苦無渠道找到高質素高學歷的殘障人士,一般Headhunter根本提供不了這服務,CareER正能成為最好配對橋梁。

Walter之前的商界人脈在這方面幫了他不少,高層間互相介紹使用CareER的服務。Walter的前僱主,Goldman Sachs的 Managing Director-Eva Chau,更個人寫了一張大支票,足夠Walter一年生活開支,讓他能辭去正職,在這一年全力搞好CareER,讓更多殘障大學生受惠。商界一般予人冰冷感覺,但其實當中不乏熱心之士。我未見過Eva Chau,在LinkedIn也找不到她的相片,但我肯定她是一個靚女,因為她是富有內在美的天使。

CareER的問題所在,是之前一直沒有人正職營運,組織知名度不高,殘障大學生們不知道CareER的專業Job Matching能力。坊間也有一些幫助殘障者找工作的機構,但混合不同學歷不同年齡的人士,配對相同工種,大學畢業生可能被派去貼label做手工包裝等,浪費了其工作能力。所以殘障大學生都寧願自己找工作,望可更能發揮其真正才能。低知名度讓CareER會員不足,導致有工但未有足夠人才配對的困局。

Walter覺得要解決這問題,首要需重新設計CareER 的Logo、網頁、Powerpoint介紹等等,讓人感覺製作更專業,對組織更有信心,但我提出相反意見。現在CareER的宣傳素材並無大問題,「Raw Raw哋」反而更似是一個有心人所辦的組織。我建議Walter馬上主動約見香港所有大專的校長,尋求支持,製造所有校長群星拱照的效果,校長們寫幾句拍段片為 CareER做endorsement,一來能讓學生對組織更有信心,在學校爭取資源辦活動都有幫助。我相信校長們會願意幫忙,因為Walter正是在協助各大專內最需要特別照顧,而又往往被遺忘被邊緣化的一群。

有了校長的背書,CareER更可找娛樂紅星與政商名人加持。劉德華支持蘇樺偉人所共知,應該會欣賞Walter。我建議Walter找發哥與一田莊偉忠,會嘗試幫他串聯一下。這些名人背書所生成的文字與影像,配合一系列殘障大學生的在職專訪,與他們上司及同事的感受分享,可以組成一套感人的Content Marketing宣傳材料。除了在社交媒體及校園散播外,要找香港傳媒轉載報導,相信不會太難。

「我一個人搞,唔係好識做片,影出嚟會唔會好唔Pro呢?」Walter還是擔心。我嘗試解釋及游說,Content Marketing 的重點,在於內容的含金量。能否觸動人心,引發共鳴,往往才是成敗關鍵。美觀與否可以是次要考慮,尤其CareER要面對孤軍作戰的資源局限。

Walter聽完我分析後說了一句感動我的話:「可能因為我自小有視障問題,所以成日以為Visual好重要。多謝你俾我一個新嘅思考角度,原來宣傳推廣嘅關鍵,係在乎我地嘅『心』。」

CareER以建立殘疾大專生/畢業生職業方向和在校支援為目標,同時讓企業和僱主了解殘疾人士的才能,鼓勵企業共融。
→ 追蹤  CareER Facebook 了解更多

Font Resize
Contrast
Media Coverage 一個最值得你留意的組織 – 徐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