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初創的路上,如果公司經過兩三年還未結業而漸上軌道,或你已開始全職投入初創機構工作,很有機會已經歷過爆發性或急速增長,譬如捐款資金增加、獲得服務使用者的認同,甚或是得到不同持份者的讚賞。筆者創辦 CareER 的路途上亦有所經歷,可是,在初創者的心理成長過程中,這一切反之都會成為沉重的包袱。

就筆者的經歷,發覺在起步階段時需要的性格特質與守業者的特質截然不同,亦令我面對以下兩方面的困惑。第一,筆者能夠冒險走上社創的旅程是源自一份倔強,及對社會美好價值的追求和堅持,我總相信大專殘疾人士的能力,相信同輩互助的重要,盼凝聚同路人,透過集合力量改變社會對殘疾人士的看法。可是這份倔強和堅持,就如錢幣的兩面,正面的力量是一份堅毅,然而當中的副作用卻是一份頑固。這在開山劈石階段是一種動力,但放於正在守業、團隊合作建立當中,卻成為一種固執,較難容下他人與自己不同的做法。因此我正學習將那份倔強分為兩部分,其一是對機構理念的堅持,另一種就是對處事做法的固執,嘗試減少後者對自己及團隊產生的無形阻力。

第二,筆者是一個不太擅長打工的人,因為在受僱的環境裏,未能滿足到那份對價值追尋的自主和空間。簡單說就是不懂對上對下,在侷促的辦公室環境中會顯得不耐煩,盼可透過創業創造自主和發揮空間。因此,當初帶著一份破釜沉舟的決心去創業;反過來處於守業階段時,那不懂對上對下的缺點仍然揮之不去,機構中上有慈善機構董事會,下有同事手足。當日毅然辭職創業,希望創造的自主空間卻未如期望,更要好好面對團隊發展的需要。

走在守業的路途上,筆者很感激同事手足的容忍,學生團隊的諒解,前輩們的體諒和耐心指導。保持初心而又能將機構持續發展的同時,確實需要有謙卑的心,而上文提及那種爆發性增長的經歷中,這種成就成為最大的絆腳石。曾有前輩分享,一個出色的領袖就是要在團隊中成為最微小的一個,最能容忍被罵,最懂得放下及最能接納多元做法。在堅持機構價值和維持初心所需要的,是一份柔和謙卑的自信,筆者仍在學習階段,近月亦透過人生教練的精準提問尋找盲點。引用一句名言作結,盼我們都能「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共勉之。

崔宇恆 CareER創辦人

原文刊於am730

Font Resize
Contrast
Founders' column 從創業到守業:初創者的內心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