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盡其用,人盡其才。隨着人力資源緊張,僱主求才若渴難,愈來愈多公司願意聘用殘疾人士。但有僱主視此為企業社會責任(CSR),殘疾人士慘淪花樽工程的佈景板。

對此,27歲的視障高材生崔宇恒(Walter)深有體會。他2011年畢業於中大經濟系,成績優異,曾在高盛、瑞銀等大公司實習,他在求職過程中遇到很多不快經驗。「在網上搵工,我的履歷吸引很多公司給我面試offer,但HR見我有disability,不是問我工作相關的問題,而是想聽勵志故事,例如我如何生活、如何成長。他們很nice,但不是在衡量我是否符合職位要求。」

【配對40個 薪酬1.2至1.8萬】

此後,這位過來人立志做HR,推動更公平的面試文化。他於2012年創辦學生互助組織CareER,協助殘障大專生做工作配對,2014年登記為NGO,去年9月他辭去正職,全身投入。

2014年至今,該會成功配對40個個案,涉及26間公司,包括跨國大集團如L’Oréal、保險公司如友邦和安盛、電訊公司如CSL和香港寬頻、科技公司如cheerypicks及怡和科技,以及超級一號貨站等大機構。獲聘者薪酬與市場看齊,介乎1.2萬至1.8萬元,有的做MT、文職和顧客服務主任,也不乏做程式技術員。「很多自閉症的人電腦很厲害;視障的同學,用點字設施一樣可處理電腦、寫programme。」

【2000名殘障學生 是人才寶庫】

他表示,每年在學的殘障學生有2000人,光是港大也有180人,是個人才寶庫。CareER現有170多名會員,每次為僱主物色3位人選。「企業需要人才,我們能幫他們找到,就是這麼簡單。」

外界常以為跨國企業最易請殘疾人士,崔宇恒卻指出,外國公司需逐層請示,不及本地公司有效率。「最快搞掂的個案都是香港公司,通常由部門主管牽頭,HR又了解,就可以go ahead。」

【特殊需要因人而異 溝通是關鍵】

該會歡迎所有類型的殘疾人士及特殊教育學生,包括聽障、視障、肢體傷殘、自閉症、讀寫障礙等。

港人對殘障人士認識不深,以為聽障一定用手語,視障一定用點字,坐輪椅一定用殘廁,其實不然。「有些輪椅人士不需要殘廁,因為本身駁了尿袋,而雙手夠力的可以自己開門,不需要自動門。聽障的不是個個用手語,可能是讀唇。視障亦不一定用點字——例如我從小在主流學校讀書,用放大儀器以剩餘視力看,再用發聲補救,所以不懂點字。」

正因情況因人而異,CareER的首要工作是協助學生表達自己的強弱項,了解僱主能否配合。崔宇恒舉例說:「若有輪椅人士,我們直頭會帶把尺去量度走廊夠不夠闊。Citysuper原本想請一位同學,但大廈沒殘廁,而且門太重,硬件配合不到,最後我們為公司配對一個聽障同學仔。」

【做HR 不做社工】

CareER有兩名全職員工,以及約8人的HR義工隊。崔宇恒強調:「我們不是社工,不着眼於情緒輔導;我們用HR knowledge預備他們面試。」

團隊另一重任是管理僱主期望。「社會有misconception,總覺得殘障人士特別忠誠、勤力。我們從來不sell同學仔特別忠誠,事實上我們和一般年輕人無異,不會因為我有disability就離開了八九十後的感覺氛圍。僱主不要有錯誤期望,覺得我請了你,你就卑躬屈膝做。最緊要大家fair!」

他不排除有僱主抱做善事心態請人,但相信時間會改變一切。「有些家長入天主教,可能是想仔女入到教會名校,但最終也因此認識宗教信仰。每個人出發點不同,有可能是同情,但漸漸會見到我們的能力。」

CareER以建立殘疾大專生/畢業生職業方向和在校支援為目標,同時讓企業和僱主了解殘疾人士的才能,鼓勵企業共融。
→ 追蹤  CareER Facebook 了解更多

Font Resize
Contrast
Media Coverage 請盲人不是CSR! ——高材生創組織 助2000殘疾大專生搵工 — 信報財經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