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我媽媽便不忌諱談及死亡,更常常打趣說 :「我都係活到60歲就瓜喇!」

事實上,我媽媽生於香港早年的徙置區,更是最窮的幾戶之一,我婆婆生於船運世家,因戰亂逃難一無所有。 我大舅父因先天心臟病於22歲時過身,二舅父40多歲因一型糖尿去世;與我最親的姨姨也因病於49歲時離開人世。 一直死亡離我都不遠,我媽媽就是這份知死的心,每天都積極的活出精彩,眼見生命的脆弱,更努力珍惜健康,更連平安紙也在60歲前立好。 她常說 :「唉,我個仔嘅眼疾又唔會死,咁就不是大問題啦!」就是這份豁達,令我亦相信 :「唉,反正眼睛都係咁差,又會退化,諗咁多倒不如每日都活得精彩,要做的就去做,要說的快快說,盡量都不去拖延!」

在NGO工作,沒有專注培育下一代接棒的創辦人比比皆是,原因可能是因為工作太忙,沒有這方面的意識,或是覺得自己沒有那麼快退休;但我卻明白自己的脆弱和目標。只是一個平凡的大病和日常的意外,都可以令一個人突然離開世界。希望有一天CareER不再需要我,有更能幹的、理念相近的、可傳承的人接棒,那麼這才是真正的建立,真正的成長。 而NGO和社企的出現,其實都是源於社會問題,我終極的目標就是社會再不需要CareER,再不需要自己,所有大專學歷的殘疾人士,都能在職場上獲得平等面試,自己找到適切的工作,與有SEN(特殊學習需要)的朋友相處已成社會的common sense。

 

崔宇恆 CareER創辦人

原文刊於am730 – 創新香港人: 社創基金

Font Resize
Contrast
Founders' column 未知死,焉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