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下,同學們不但要適應網課及面授課程不時轉換,校內及正常社交活動更大大減少。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大專學生未必能得到適切的支援。所以,對即將要踏入社會工作的SEN學生來說,實習機會及職涯發展支援對他們尤其重要。

「賽馬會共融.知行計劃-CareER 疾風草職涯發展計劃」(下稱「疾風草」計劃)在疫情期間一直與SEN的會員同行,一同面對新常態下的挑戰,在職林中茁壯成長。

 

「最初的我就像未懂變色的變色龍,未能融入環境,也不知道自己要做甚麼。」

——患有自閉症及專注力不足(ADHD)的Raymond

將自己比喻為變色龍的Raymond,坦言疫情大大影響他與同學之間的社交,因而認識不到新朋友,亦未能融入環境。前年他成為了CareER的學生會成員,雖然在疫情期間籌辦活動困難重重,但他學會了應變;在過程中也交到不少朋友,而且學會了如何與別人溝通磨合,最重要是學會多方面思考,以照顧不同能力的會員需要。

 

之後,他更透過「疾風草」計劃得以在一間保險公司實習,負責數碼營銷的工作。與一眾打工仔一樣,疫情下工作模式不時轉換,大多時需在家工作,但作為「新丁」,在新的工作模式下如何與上司溝通是一大學問。「因為疫情不能面對面地溝通,我明白了用電郵溝通的重要,但文字表達看不到表情,也沒有語氣,所以也學懂了撰寫商業電郵的禮儀及表達技巧,更有效地作出跨部門溝通。」

 

經過加入學生會及實習工作,現在的Raymond已變成懂得變色的變色龍,學懂因應不同環境而隨機應變,他更寄語其他會員,要有決心去突破自己,不要怕撞板、不要怕失敗,要走出自己的舒適圈才會成長。

 

「現在的我就像蝴蝶,但由毛毛蟲變成蝴蝶是艱難的過程,要選擇對的環境才能破蛹而出。」

—— 患有自閉症的Alvin

同樣患有自閉症的Alvin,在中學時難與同學溝通,沒有參與太多的活動,反而升讀大學後,參加不同的學會,也曾籌辦多個網上活動,聚集中港兩地超過200位同學參與。過去兩年他也透過CareER到過不同的公司實習,在疫情中最難忘的是因有同事確診,而需要到隔離營兩星期。在新常態下工作,更學會互相體諒,考慮同事的難處。

 

由最初的毛毛蟲變成了蝴蝶,Alvin 認為是在「疾風草」計劃中得到了不同的經驗及學習,化成了營養,讓他有所成長;此外,計劃所提供的職涯發展支援服務,如職涯啟導(Career Coaching)更讓他打破了固有的思考模式,再更深地自我反省,並重新思考未來的路向,讓他更清楚前路。

 

「以前覺得自己是一隻籠中鳥,即使籠的門已打開,仍不去。」

—— 需以輪椅代步的Xanthe

一直覺得自己是籠中鳥的Xanthe,對自己沒多大的信心,畢業的時候剛巧遇上疫情,當時透過CareER 找到實習工作,為一間機構管理社交媒體,一手包辦由設計、撰文到內容策劃的工作。在實習工作中她重新建立了對於英文寫作的自信,也建立了自己的作品集(Portfolio),讓她得到其後的僱主賞識,並開展第一份的全職工作——設計助理。

 

Xanthe 表示,第一份全職工作面試過程非常順利,最終「One Take Pass」,!這歸功於在正式面試前,CareER 不時與她作模擬面試,不斷給予練習的機會,令自己表達得更好,加上之前實習時所設計的作品,讓僱主也非常滿意。

 

這份全職工作非常多元化,除了負責不同的宣傳設計,也需要剪接短片,還需要協助展銷會中的營銷工作,Xanthe覺得這是很好的經驗,讓她接觸到不同的工作,豐富自己的個人履歷,並慢慢尋找到自己的設計風格。

 

設計工作雖然在疫情下也可在家如常工作,不過對Xanthe來說,最大難處是時間管理,她自覺容易懶散,過程中她學會規劃好工作表,變得更自律。

 

現在作為自由工作者的Xanthe,欣然地說:「CareER給予不同的機會及訓練,現在的我變得更有自信,是他們輕輕推我一把,讓我飛出了鳥籠,在天空自由飛翔。」

 

更多關於「疾風草」計劃
Interns Sharing疫情下職場新丁的蛻變